林泽艺

【爱客酒会】民国津门录(7)

傍晚时分,穿着黑褐色长袍马褂、戴着墨镜的秦欢出现在狄公馆大门外的街上,他目不斜视地从荷枪实弹的警卫面前经过,绕着高墙转到了公馆的后院,瞅着四周无人,提气纵身越过墙头。

当秦欢推开狄仁爱办公室的门时,他正端坐在书桌后,那个冷艳逼人的女副官正附在他耳边说着些什么,对面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正在抽雪茄,这人梳着油光水滑的大背头,手边还有根做工精良的拐杖,听到声音后转过身来,却是个十分英俊的年轻男子。

秦欢愣了一愣,这人他曾经见过,上个月日本商会的会长来剧院看戏时陪在身边的。

“秦老板!”那人看到秦欢后忙站起来,冲着他深鞠了一躬,“在下深井柯达,久仰您的大名。”

秦欢上前与他握手,狄仁爱似乎有些不悦,“怎么突然过来了?也不让人通传一声。”

“东西我拿着了。”秦欢从口袋中取出一个纸袋子扔给狄仁爱。

狄仁爱打开纸袋,只见里边一枚小巧的乳白色玉坠,形状如同一尾弯曲的小鱼,两颗极小的黑曜石镶嵌在鱼眼部位,造型古拙煞是可爱。

“这还真是巧了,”狄仁爱笑着把玉坠递给深井柯达,“我就说你没必要着急嘛,看,这不就来了。”

深井柯达急切地接过坠子,从怀里拿出一只小巧的放大镜仔细打量,片刻后他欣喜地直起身来,“果然是白鱼,狄先生果然没有令我失望。”他边说边拿起桌上的纸笔,飞快地写下几行日文递给狄仁爱,“您需要的消息都在这上边了,在下告辞。”深井柯达说完再次深深鞠躬,将玉鱼收进口袋,在女副官的陪同下走了出去。

“这个家伙真是精明的很,”狄仁爱把那张纸折好收进抽屉,“你的出现出乎他额预料,可他却半点都没表现出来。”

秦欢默不作声地倚坐在办公桌前拾起一支金笔把玩,狄仁爱走过来将手往桌子边缘一撑,将秦欢圈进怀里,又把鼻子凑到秦欢的领口,深吸了一口气。

秦欢被他唇边的短须扎得痒痒的,便向后仰身,微微把他推开些,“你做什么?狗崽子似的。”

狄仁爱的指腹在秦欢的颈动脉上摩挲着,坏笑道:“闻闻你是不是沾了上官思聪的味道,那玉佩是他们家的传家宝贝,上官思聪可从来都是贴身保存的······”

秦欢麻利地抬脚踹中狄仁爱的小腿,狄仁爱闷哼一声抱住腿,直抽凉气。

秦欢沉默半晌,忽然开口问道:“你怎么没告诉我这次的买家是个日本人?”

狄仁爱奇道:“你什么时候跟东洋鬼子结仇了?”

秦欢冷冷地看着他,“你好像并不相信我?”

狄仁爱面色不愉,道:“你为什么会说这种话?我可从来没有过怀疑你的意思。”

“你就是有这个意思我也不在乎。”秦欢伸手把他拽起来,“虽然我忘了很多东西,但是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你要我做的是什么事,我只不过是你手里的一柄剑、一把枪。”

狄仁爱突然将他搂进怀里,慢慢道:“你若不喜欢,我便再不接那些洋鬼子的买卖,你别再与我说这种气话。”

秦欢不语,只将头轻靠在狄仁爱的肩上,一股雪茄与古龙水混合的独特味道萦绕在他的鼻尖,平日里令他心悸的味道,此时却莫名让人烦躁不安起来。

待到秦欢走出狄公关,街上已是灯火辉煌,追逐着繁华夜生活的红男绿女人来人往。秦欢跻身人群中缓缓踱步,慢悠悠逛到了梅江路的转角,一个扎着双把头的半大丫头蹲坐在马路牙子上,身边放着个藤条编的篮子,里边零零散散剩了些有点蔫了的菊花。秦欢认出她是常在剧院门口卖花的小丫头,头发扎得跟只兔子似的,古灵精怪可爱得紧。

秦欢走到她身边并排坐下,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道:“小兔乖乖,这么晚了蹲这里做什么?是不是花没卖完怕被你娘打呀?”

那女孩儿一巴掌拍掉他的手,怒道:“谁是小兔乖乖?我是你兔奶奶!”

秦欢忍不住笑道:“你才多大年纪,便要做人奶奶?”4

女孩儿“哼”了一声,插着腰露出鬼精灵的笑容,“没准儿我明儿个就找人嫁了,没准儿我就生了个大胖小子,没准儿我这大胖小子又给我生了个大胖孙子,没准儿我就给我的大胖孙子起个小名儿叫兔子,那我可不就是兔奶奶了吗?”

秦欢嘴角抽了一抽,“你当真要给自己的亲孙子起名叫兔子?”

“那就生个大胖孙女,反正都差不多。”女孩儿很随意地挥了挥衣袖。

秦欢无奈地摇摇头,伸手捞起她篮子里剩下的花朵,又从怀里掏出一枚银元扔给她,道:“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家吧。”

“谢谢秦老板赏脸。”女孩儿开心地蹦起来,用一张旧报纸给他把花包好,便乐呵呵地跑掉了。

秦欢想要嗅一下手中的鲜花,视线却不由得被包花的报纸吸引,上边有一行标题触目惊心——《日本间谍活动猖獗,专家疑此乃大规模军事行动之先兆》。秦欢不由得皱起眉头,握着花束的手攥紧了些,低头继续往梅江路走去。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