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梁山cp】潜藏麒麟血中的凤凰记忆

这篇文是按剧中时间线推进的,梁湾并非花痴傻白甜,她也有着敏锐的洞察力。这样处理的目的有两个,一来是为了更贴近原著里有勇有谋的湾姐,二来……我后期要让湾姐开挂虐百岁山!虐死他!虐死他!虐死他!!!!
——————————————————————————————
声声慢的调查速度着实令人钦佩,不出两日便将梁湾的底细查得清清楚楚,张日山满意地点开她传来的调查报告,看了几行脸色却古怪起来。他平生第一次看到这么简短的调查报告,除了被调查人的基本信息外便无他物,若非这人身份太干净,就是藏的太深。此外……“特长:交男朋友?”张日山略有些嫌弃地看着这份报告,认真思考自己上月是否少发了声声慢绩效奖金,这丫头怎么拿这么张奇葩玩意儿交差?

文字资料后还附带了很多张梁湾的照片,大多是妆容精致的艺术照,想必是从空间或是微博上下载来的。张日山飞快地滑动屏幕浏览,却无意中被一张素颜照吸引,照片中的梁湾穿着灰色高领毛衣,面无表情地直视着观看者,竟无端生出些威严感。他将图片放大,仔细看那张素净到略显清冷的面孔,想到梦中那个与她面容酷肖的女子。

“窝边草你不吃,现在是终于找着胡萝卜了?”他又想起梦里八爷的调侃,不禁莞尔一笑,这萝卜倒也十分水灵,只是不知道芯儿里是红是白。

“梁医生,给您。”护士站小姑娘递给梁湾一本急诊科的诊断病例,冲着她起劲儿地挤眉弄眼,“急诊八床呦~”小护士的声音莫名有些兴奋,只是梁湾这些天一直为黎簇的事情提心吊胆,精神头很是不济,实在没什么兴趣过问。一眼瞅见病例上的患者姓名,她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么没品的名字,他爸妈是怎么想出来的?

“张日山是吧?”梁湾边看病例边走进急诊病房,“刀伤加炸伤,你是一边放炮仗一边磨刀吗?”她忍不住吐槽,看同事的前期处理记录,伤的可着实不清,怪不得要让她接手,这么复杂精巧的缝合,急诊科的大夫还真不太敢处理。

说罢抬头,端坐在病床边的男人装过身来,面无表情地看向她。梁湾耳边猛响起一声炸雷,仿佛有闪电兜头冲她的天灵盖而来,一路火花带爆炸,哔哩啪啦把她炸了个外焦里嫩。这个家伙不就是那天在咖啡厅偷拍自己的人吗?

她当时便察觉他偷拍的动机与她美丑无关,否则她哭成那个样子,他应该会借机搭讪。梁湾事后推断这人的目标其实是苏万,拍她只是怀疑她跟苏万的关系罢了,而自己确实很这件事情关系不大,所以也就没太担心。可是怎么又找到医院来了?他要干嘛?想对我做什么?梁湾紧张得指尖发寒,但是这些念头只是在脑子里一晃而过,她很快又不自觉地露出懵懵的微笑……他好帅啊!

梁湾脸上细小的表情转换逃不过张日山的眼睛,他飞快地得出三个结论:她认得我、她有些怕我、她对我有……咳咳,张日山回想起那份古怪的调查成果,声声慢诚不欺我,奇葩的原来不是调查报告,而是调查对象。

气氛一度有些诡异,张日山平静地开口:“医生。”并举起自己惨不忍睹的右手。

梁湾这才从颜值暴击中晃过神儿来,赶紧重拾自己身为医生的专业素养“怎么受伤的?”她故作严肃地问。

张日山答道:“炒菜锅炸了。”

这理由挺有创造力啊,梁湾抿着嘴唇看他一眼,摸不清这人是单纯不会找理由呢,还是当她是当她傻叉。“那······这刀伤呢?”她又问。

张日山表情依旧淡定:“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了。”

梁湾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在心里疯狂吐槽:看这伤口的位置,手心手背雨露均沾,你是在自己手上练习片刀花呢吧!

不过受伤的原因是病人的隐私,他不说实话梁湾也不想多问,仍是一丝不苟地帮他处理伤口。通过她的缝合技术,张日山看得出来她的专业素质很高,于是稍微放心了一些。刚才汪家丫头那一刀伤的不深,为了做足戏,他特意让罗雀帮自己再添一些伤痕。许是因为刚败在自己手上,心里不爽,这只巧儿下手着实有点狠。

自己为了接近这位梁医生付出这么大代价,可不能浪费机会,张日山看着小个子女医生状似认真的天灵盖,开口问道:“本地人?”

“嗯。”梁湾点头

“一个人生活?”张日山又问。

梁湾条件反射地弯起了嘴角,这是在确认我是否单身啊,她得意地想。抬头却见问者的表情毫无暧昧,反而带着隐隐的质疑和防备!梁湾愉悦的表情不变,反问道:“你问这个干吗?”

“没什么。”他说着移开了视线。梁湾低下头继续微笑着给他治伤,心里却不免有些失望,看来真的是来者不善,那他是吴邪的人吗?费这么大劲接近她又是为了什么呢?

伤口虽然看着恐怖,单其实都没有伤到要害,梁湾很快处理完,三下五除二给他的双手裹成了木乃伊。

“好了,”她道,“不会做饭呢,以后就别做,小心一些。”说着,她背过身去整理工作台上的剩余药品。在她转身的一刹那,不知是不是她一身白色制服的缘故, 张日山突然将她与梦中女子离开的身影重叠了起来。

“我见过你。”他脱口而出。

梁湾没料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句,但仍十分贴合自己人设地回答:“哎,太老土了吧?其实现在已经没有人会用这样的借口了。”

张日山的反应更快,一歪脑袋,脸上写着一句话:“虽然老土但却有用啊。”

梁湾被他突然灵动起来的表情震了下小心脏,但理智提醒她,这朵来历不明的桃花还是不要接的好,她颇有些不舍地催促道:“好了,你可以去结账了。”

谁知张日山很自然地回答:“我没带钱。”

梁湾常年撩汉养成的本能原地一个加速漂移,甩飞了理智抢答曰:“我可以借给你啊,你把电话号码留给我······”

话音未落,看到张日山一副果然上钩了的表情,梁湾的理智又坚强地扒着车窗爬了回来,顺便带回了一些残留的廉耻。天啊,梁湾你有点出息行不行!她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好啊。”

梁湾怀疑自己听错了,抬头却看到张日山一脸真诚地看着她,抬手示意她从自己的裤袋里取手机。梁湾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套路了吧?虽然心里仍在忐忑张日山的真正身份和目的,但梁湾心里还是隐隐有些兴奋的,毕竟······这么帅的人真的是很少见啊。

梁湾领着张日山去收款处缴费,边走边道:“我呢,平时工作挺忙的,经常要加班,你要是想联系我可以中午,有时候中午我有空。”

收款处的小毛清晰地感受到梁医生散发出的花痴荷尔蒙,忍不住怼她:“中午要睡美容觉,任何人来了都不见,梁医生这是你说的。”

梁湾干笑道:“小毛,他不一样,他是患者。”说罢,她又对张日山嘱咐道:“张先生,你的手如果有任何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巨星来了都要挂号排队,梁医生这也是你说的。”小毛又插嘴道。

梁湾当着张日山的面不好发作。待到张日山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外,梁湾瞬间对小毛呲出牙来:“小毛我告诉你啊,下次我再跟帅哥搭讪的时候,你再拆我台我就不给你介绍女朋友了!”说罢扬长而去。

小毛无奈地叹息道:“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呢?”顿了顿,他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个若有所思的诡异笑容,自言自语道:“人生苦短······对姓张的好像并不适用啊。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