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夜来风雨声(三)
许是晚上下过雨的缘故,清晨的空气仍有些许凉意。池夜来被自己的喷嚏惊醒,睡眼惺忪地看到身边有个人正在背对着自己系扣子,先是耸然一惊,随后才想起来这是昨晚上刚认识的学长。
“学长早。”池夜来很有礼貌地问候,俨然一副乖巧学弟的样子。
然而学长并不为他的外表动容,“昨儿晚上的事不许跟任何人提起,不然的话······哼!”他眯着一双圆眼睛威胁着。
“昨晚?”池夜来一脸的茫然,“昨晚发生过什么事吗?我不记得有什么事发生呀。”
学长满意地撇了撇嘴角,系上最后一个纽扣便头也不回地向门走去。
“学长,我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呢。”池夜来忙叫道。
“没必要!”
“哈?”池夜来有些不爽,心想你犯病的时候我可是牺牲了鲜嫩嫩的肉体来安慰,这怎么还翻脸不认人了呢?
戏谑之心顿起,他微笑道:“哎呀学长,我好像想起来了,你说的是害怕下雨的事,还是咱俩一晚上同床共枕的事啊?”
“你!”学长气急,抄起手边的画架子作势就要向他扔过来!池夜来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嘴角笑意只增不减。学长的手抖了又抖,最后还是无奈地松开画架,咬牙切齿道:“我······叫闫风,你给我记住了!”
“好呀,我记住了,那你也要记住,我叫池夜来。”池夜来笑得很是开心,“池塘的池、夜晚的夜、未来的来。”
不等他说完闫风已经转身奔出,并且狠狠甩上了门。
池夜来的好心情瞬间恢复,他乐呵呵地起身整理睡皱的衣裤,却看到自己胳膊上出现了几处泛青的淤痕,这是昨晚闫风犯病的时候捏出来的,“雨水恐惧症······”池夜来喃喃自语,这到底是什么毛病?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难道学长落东西了?他开心地转过头,却发现推门进来的是同寝室的瘦高个儿朱嘉奕。
“卧槽,你小子不会真的在这儿睡了一宿吧?”
池夜来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笑道:“你怎么来了?”
“你没看群里边的信息吗?今天主任要在804给咱们系所有专业开大会,八点前全员到齐,”朱嘉奕撮了撮牙花子,“我这不是刚晨练完么,就想先来这里等一会儿。”
池夜来忙拿出手机翻看,却发现手机已经耗完电量关机了。“还好有你提醒。”他感激地对朱嘉奕笑笑。
“小事儿······哎,我刚才出电梯的时候正巧跟闫风学长擦肩而过,你知道他来咱们楼层干什么吗?”
“你也认识闫风学长?”池夜来奇道,“为什么说咱们楼层?难道他不是造型系的?”
“当然不是啦,”朱嘉奕得意道,这货是个八卦奇人,虽然跟池夜来一样是新生,但他有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他的亲姐姐朱嘉怡也在F大上学,而且已经是大三的学姐啦。于是乎,八卦狂朱嘉奕就从她同样八卦的老姐那里知道了校园里的一切趣事、损事。
“这闫风学长可是F大数一数二的人物儿啊!”只听他摇头晃脑道,“人家是服装设计系的高材生,他们专业导师怀里的香饽饽!作品从大一开始就不停地在国内外多个竞赛中获奖,还是校学生会的副会长,学生会文艺部的部长!”
池夜来面露惊叹之色,“那他怎么会来······”他本想问怎么会来造型系的专业教室睡觉,临到嘴边脑筋一转,改成了:“那他怎么会来咱们楼层?”
“哦,是这样,咱们系的专业教室原本在地下室,是经咱们系老师里资历最高的安教授多次要求,去年学校才把咱们提升上了顶楼,之前这一整层都是服装设计专业的仓库和工作间,门钥匙都归闫风学长保管,我怀疑学校让他做交接的时候他私配了一份钥匙留下了,好趁没人的时候上来私用教室。”
池夜来嘴上应付着:“诶,你想多了吧。”可心里却在吐舌头,竟然被你猜中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