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method】渊/第一章

架空刑侦类文,奶狐的形象似乎更贴近某位最近一直奔跑打人不停歇的奇代理~给你们看一只攻气十足的狐狸。
——————————————————————
靠近入口的喧闹在英佑出现的一刻有瞬间的停顿。
××而时尚是夜店里约定俗成的穿衣风格,即便是平时形象刻板的男性上班族,此时也愿意解开自己胸前的衣扣,露出若隐若现的胸肌轮廓,或是把西装外套的配色变得更加骚气外露一些。
所以说,此时这些混迹夜场多年的老手们瞠目结舌的表情并非因为他们眼界狭窄,毕竟穿着中山装出来嗨的人确实不多见。
少年被风纪扣紧紧束缚住的躯体散发出强烈的禁欲气息,而秀气到有些稚嫩的脸上却化着十分视觉系的妆容,细致描摹过的眼线在奔跑后有些晕染,在暧昧的灯光的洗礼下,原本线条柔和的眼睛竟深邃出了略显妖娆的风情。
英佑似乎没有发现自己乍一亮相,便成全场焦点,他的视线正越过人群,望向斜对面高台上搓盘搓得正嗨的DJ。
那个DJ嘻哈打扮,脏辫儿、金链儿道具齐全,从头到脚鸡零狗碎加起来怕是得有二三十斤。戴着副不比他脸小多少的墨镜却也没影响视力,他腾出一只手向英佑挥了挥,然后指向英佑对面通向二层的楼梯。
舞池是个硕大的椭圆形,绕边过去太麻烦,英佑果断选择了穿过人群的路线,然而刚迈出去不到十步他就后悔了。一个高挑丰满的女孩子突然抢到他面前,双手搭上他的肩膀,撩人地扭腰摆胯舞动起来,英佑愣了愣,却听四周的口哨声和叫好声响成一片。
女孩受到鼓励后扭得更加卖力,诱人的眼波带了钩子似的朝英佑招呼。英佑烦躁起来,他举起胳膊,想把女孩围住他脖子的手隔开。不料一只手突然从斜刺里伸将出来,紧紧攥住了他的腕子!英佑扭头,拉住他的是个标致到称得上漂亮的青年,英佑一直有些不满自己偏女气的五官,这人的长相竟比他更胜一筹。
青年的嘴角突然勾起一个促狭的弧度,英佑心中泛起不祥的预感,对方的手突然发力,把他从女孩的臂弯里扯了出来,就势一带,把英佑抱了个满怀!
四周起哄声更加热烈,被撬了墙角的女孩气得叫起来:“呀!振宇欧巴,干嘛非要跟我抢啊!”男青年冲她眨眨眼,旁若无人地搂着英佑的腰身上下扭动,身段柔软动作妖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住他,挑逗的意味比那女孩更甚。
英佑的嘴角猛抽,这又是哪里蹦出来的狗东西!他二话不说,握起右拳便向青年的面门击去!想不到这人的反应快得出奇,折腰向后躲过一击,复又起身贴紧英佑,笑道:“玩玩而已,要不要这么凶啊?”
没想到这个人还有两下子,英佑阴阴地勾起唇角,飞快地提起膝盖撞向他的下体,青年没料到他下手这么阴,忙向后跳了一步。英佑紧随其后,冲着他肚子飞起一脚!这一下子使足了八分力气,把那人踹的直飞了出去,顺带砸倒了后边四五个看热闹的!起哄的声音戛然而止,英佑跨过倒了一地的人,继续向楼梯跑去。
这家夜店的二楼是只有VIP才能进入的私密区域,确认客人身份的保安大叔在他走近时表情略带惊悚地打量了一下他的穿着打扮。
“哪个包厢?”英佑问道。
“还能是哪个,前边右拐再左拐那个豪华大包呗。”保安大叔啐了一口,低声骂道:“姓南的狗崽子,品味也就到这个程度了。”
英佑拍拍他的手臂,抬脚就要往里走,保安大叔忙拦住他,担心道:“那家伙今天带了四个跟班,看来今天铁了心要把你老板给办了,你自己行不行啊?”
“那家伙手下的货色有什么可担心的。”英佑不屑地笑笑,利落地脱下那件怪模怪样的外套扔给保安大叔,嘱咐道:“帮我保存好哦叔叔,这我们戏剧社的戏服,很贵的。”他边说边飞快地解开衬衫领口的纽扣,把袖口挽到了肘部。
保安大叔无奈道:“你的名牌衬衫应该更贵吧?”
英佑白了他一眼,嫌弃道:“哎一古,叔叔你什么眼神啊,这戏服可是我们家智熙亲手缝出来的。”
“呀!臭小子,谁许你这么叫我家闺女的?没大没小,叫智熙姐姐!”保安大叔在他后脑勺狠狠抽了一巴掌。
“姐什么姐啊,大我半年罢了。”英佑捂着脑袋往里走,嘴角却忍不住漾出些许幸福而羞涩的微笑。
保安大叔小心翼翼地把外套抖开看了看,又忍不住冲英佑喊:“你穿这衣服是要演什么啊?”
“《尹奉吉》。”英佑头也不回地答道。
“哎一古,可真不吉利••••••这小子不会把店给炸了吧?”保安大叔不安地嘀咕。
在走廊里转了两个弯,英佑停下脚步,看着前边包房门口四个西装大汉有些发怔。这四个人块头都不小,表情阴冷目光凶狠,其中一个脸上还有条刀疤,从嘴角一直延伸进衣领里!
这是••••••跟班?英佑眼角抽搐了一下,这根本就是黑社会吧?
门前的人发现英佑愣愣地站在那里,便指着他斥道:“喂!你小子干什么的?赶紧滚开!”
滚吗?那可不行啊,英佑沮丧地垂下脑袋,必须把屋子里那家伙救出来,上个月的工资还没给发呢。
见英佑没有走的意思,一个男人怀疑地向他走过来,“你小子耳朵聋了吗?快点滚啊!”男人边大声驱赶着,边伸手推了下英佑的胸口。
这人的手劲出奇的大,英佑被推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我说,这位大叔。”英佑拍拍自己的肩膀,抬眼打量着跟自己明显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我来找李律师,麻烦让他出来吧,我不想在公共场所惹事。”他微笑道。
“什么?”男人好笑被英佑平静的反应逗笑了,“你们听到这小子说什么了吗?”他笑着转头问自己的同伴,另外三人也都吃吃笑起来。
“你小子疯了吧?”男人再次看向英佑,抬手按住英佑的肩膀,“需要我帮你清醒清醒吗?”他说着又伸手去拍英佑的脸。
英佑出手了,他一手抓住男人的拇指猛地向外一掰,一手握拳使足力气击向男人的鼻子!对方惨叫一声弯下腰,英佑趁机抬腿,从左向右来了一记横踢,男人闷哼一声撞上右侧墙壁,软软地瘫倒在地。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不等剩下的三人回过神来,英佑已经向他们冲了过来!距离他最近者忙挥拳迎上,却不料英佑突然压低身形,给他来了个扫堂腿,那人闪避不及重重跌倒!紧跟在他身后的那人没来得及停步,也被绊倒在地,两人压在一起一时没能挣扎起来。
英佑直起身子想要跳过滚作一团的两人,继续往包房里冲,却不料一直站在门口没动的那个刀疤脸突然飞身而起,先他一步越过地上二人,凌空一记飞踹实打实正中英佑的胸口!
英佑仿佛被一柄大锤当胸击中,喉头泛起一阵甜腥,双脚离地被踹飞出去!“要死!”英佑心中暗骂,闭上眼等待坠落地面时需要承受的另一下撞击。
然而他预想中七荤八素的感觉并没有出现,他的后背撞上了某种温暖而坚实的东西,随后一双有力的手掌稳稳地撑住他的臂膀,固定住了他下滑的身体。
“谁?”英佑勉强仰头去看身后那人的面孔,却只见眼前满满的金星争相闪烁,过了许久才隐约看出一个高大魁梧的男性轮廓。
走廊的顶灯从那人上方直直地打下来,他低头看向英佑,背光的面孔看不清楚五官长相,英佑却能感觉到他的眼睛里正流露出冰冷而玩味的光芒。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