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爱客酒会】民国津门录(小插曲)

打个岔,随手写了个思聪与秦欢的初遇


上官思聪被装在铂金镶钻的蜂王浆罐子里养到二十多岁,自认为已将这世间的好东西尽数享受过了,整日里游手好闲,从未在什么人或事上费过心思。这种消极的生活态度一直持续到两个月前,他被同学硬拖进了西涯大戏院,去看一部时下最火的古装剧。

“这都民国多少年了,你还在迷恋这种才子佳人叽叽歪歪的老古董!”上官思聪伤感地叹息,曾在英国国剧院看过莎士比亚的自己,又怎么会看得上这种不入流的国产片呢?

同学嗑瓜子嗑得甚是欢畅,对他自诩品味高尚的嘴脸不屑一顾,嗤笑道:“你小子少给我一脸鬼相,我跟你打赌,待会儿秦老板上了台,就算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你都不肯走啦!”

“不就是个戏子吗?让你说的这么邪乎。”上官思聪不置可否。

铃声响起,嘈杂的声音慢慢安静下来,剧场内的灯光渐次熄灭,而舞台上的灯光则越发璀璨起来。传统戏曲的乐声响起,上官思聪的脸顿时皱成了一朵菊花,不耐烦地等着一个穿着花里胡哨服装、涂着满脸油彩的戏子登场。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踩着鼓点登上舞台的竟是位面容素净、红衣如火的俊秀青年!他缓步来到舞台中央,一阵风声呼啸而过,棉絮做成的大雪从舞台的上方徐徐落下。

音乐此时已转换成了凄美的洞箫,只听一个低沉的声音随着箫声吟唱:“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绝。恼人风味阿谁知,请君问取南楼月。

记得旧时,探梅时节。老来旧事无人说。为谁醉倒为谁醒,到今犹恨轻离别。”

红衣青年拔出手中长剑伴着歌声舞动起来,他的姿态飘逸优美,只见满天飞雪中一片红衣胜火,此情此景令人如痴如醉。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同学得意地转头看向上官思聪,却发现他双眼直愣愣的盯着舞台,已是痴了······

很多很多年以后,津门小报王在采访经历重重磨难走上人生巅峰的上官思聪时,问了他一个问题:“您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上官思聪沉吟半晌,轻声道:“1930年的秋天,同学拉我去戏院,我没有拒绝。”

“呃······”记者莫名其妙地挠挠头,又问道:“那您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又是什么呢?”

上官思聪微微笑了,“1930年的秋天,同学拉我去戏院,我没有拒绝。”

 


评论(1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