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梁山】潜藏麒麟血中的凤凰记忆(主梁山微副八)

梁湾提前半个多小时到了跟苏万约定好的咖啡厅。此时刚开始营业,客人不多,“这小屁孩,没点时间观念,竟然让美女等他!”梁湾边自言自语地发着牢骚,边选了个一楼靠窗离入口近的座位,好让苏万一来就能看到。
门框上悬挂的铜铃发出脆响,一位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走进咖啡厅,当他走近梁湾时,她的余光瞟到这人举起手机,似乎刚接受到什么信息,但手机的镜头却正对着她的方向,随后他便从她的桌旁走过,上二楼去了。
梁湾不动声色地向服务员要了一杯香草卡布奇诺,然后掏出眼线笔,对着手机屏幕开始补妆。趁着仰头描内眼线的功夫,她看到那人在二楼围栏边落座,从那个位置恰好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这一桌。
“麻烦了,麻烦了,又惹麻烦了。”梁湾脸蛋皱成一只干掉的百香果,扭头看着自己在玻璃窗上的倒影,喃喃道:“每次出门都会被人偷拍,你说你怎么就长得这么美呢?真真是个祸水啊……”
话音未落,她的眼前突然一黑,一张白嫩嫩的人脸“啪”的贴在了她面前的玻璃上,唬了她一大跳。定睛看去却是苏万,他的眼睛不知是大哭过还是挨了揍,又红又肿。
张日山在二楼全程观赏了两人接头的全过程,他近些年常讨要听仔们(说句题外话,我觉得听奴这个名字蛮好听的,改成听仔是为了除封建主义余孽吗?)洗耳朵的药水来增强听觉,故而他现在的听力虽然比不得声声慢,却也能把楼下两人的对话听个八九不离十。
那个叫梁湾的女医生似乎被吓得不轻,一双水杏儿眼泪汪汪的,嘴唇哆嗦得话都说不利索了,无辜到惹人心疼。她的柔弱惶恐似乎刺激出了苏万出生起便离家出走的男子气概,“我决定了!”他一拍桌子站起来,不理会梁湾的劝阻,立志再闯新月饭店!
张日山若有所思地看着苏万夺门而去后梁湾瘫软在座位上瑟瑟发抖。看上去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弱女子罢了,张日山想,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丫头的举动多少有些违和……作为一个高文化水平的成年人,此时合理的行为不应该是报警吗?通过坎肩搜集来的信息,梁医生在黎簇等人失踪后,多次主动寻找他们的下落,这种积极掺和的态度,也使她现在的惊惧神态在张日山眼里带上了些许作秀的意味儿。略一思忖,张日山将刚才偷拍的梁湾照片发给了声声慢,要她查一查此人的底细,随即起身离开。
西装革履的偷拍者再次从梁湾桌旁经过,走出门去。梁湾从指缝里目送着他上车离去,这才止住抽泣,放松地舒了口气。

凌晨三点钟,副官从梦中惊醒,他刚才又做了那个漫天蒲公英的怪梦,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他终于看清楚了梦中女子的脸,圆眼睛、肉鼻头、小嘴巴……梁医生?副官闭上眼睛,仔细回想梦中人的样貌,五官确实与今日见到的梁湾一模一样,但似乎更添明艳雍容,气质上完全不同。
“几十年没见你近过女色,我还真以为你看破红尘了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满是幸灾乐祸。“白天刚见晚上就梦到人家姑娘,张副官,你这是一见钟情了啊!”
张日山身子一僵,随即明白自己还在梦里,想睁眼看看说话那人,却又怕自己真的醒过来。
“您可别瞎说,”他闭着眼睛轻声反驳,“白天见过的人被映射进梦里,本就很正常。”
“啧啧啧,”那声音戏谑之意不减,继续道:“尹家的小丫头片子、新月饭店那么多听奴,哪个不是生得花容月貌,还跟你成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怎么不见你梦她们呀?”
张日山微笑:“这不是您教过我的么:兔子可万不能吃窝边草。”
“嘿!你个老不死的,我那么多真知灼见,你就记得这句啊?等等……哈!你果然是看上那个梁医生了是不是?窝边草你不吃,现在是终于找着胡萝卜了?”
“哈哈哈哈哈,什么青菜萝卜的,您可别逗我了,八爷……”小副官笑醒过来,睁开眼,身边空无一人。

评论(1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