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爱客海底捞·第三弹】囚魂(1)(宋江×盗墓锤&白元芳)

旷日持久,实在没脸再拖了……😂😂😂

“诶,我说老孔,你这又是哪淘来的玩意儿?成色可以的~啊。”白客啧啧夸赞道。
古董街拐角一个不起眼的铺面里,老板本煜拿着放大镜端详手中锈迹斑斑的枪头,面前的桌子上满当当摆了十来个脏兮兮的物件,里边有兵器有瓷片,还有些丝绸制品的残片,明眼人一看便知都是好东西,显然是刚从地里刨出来的。
一个身材高大的胖子正弯腰研究柜台里一个古老的罗盘,听得白客夸奖,便直起身子得意道:“小白老板好眼力啊,临省北边那片昆讼山你晓得吧?山里有条数公里长的峡谷,当地人都叫那个地方‘阎王沟’,都说是进得去出不来,根本没有人敢靠近。据说最近一次有人进去还是二战的时候,有队日本鬼子不知道为了啥非要进谷,结果没一个••••••”
“行了行了,甭跟我编故事了,”本煜打断他,“你该不会告诉我,您老先生这么大志气,进了阎王沟,把阎罗王的老窝给端了?”
老孔尴尬地笑了,“呵呵,本煜你这话就••••••呵呵呵呵,阎王沟我确实是没进去,不过上个月昆讼山区地震,震出了山谷边缘处的一个群葬坑,这些东西啊,就是从这里边拾出来的。”
白客有些担忧,“难道当地人没把这事报告政府吗?”
老孔得意道:“这不赶巧了,发现墓葬的老乡刚巧是我一哥们儿的表亲,我给了人家点好处,把消息封锁了。”
“你倒真是个有运气的。”本煜撇了撇嘴,继续埋头研究眼前的明器。
等到老板检查完了货物的成色,买卖双方吐沫纷飞地商定了价钱,太阳都下山了。老孔几十万进了账,乐得合不拢嘴,临走前从兜里又摸出个小玉坠子扔给白客,“这是我在山里老乡家淘来的老物件,听说还是当年那群进了阎王沟的日本鬼子留下的,知道你稀罕这些小物件儿,送你啦。”
白客接在手里仔细打量,这玉坠子刻的是只弯曲的小鱼,通体乳白,唯有鱼的眼睛镶嵌了小小的两粒黑曜石。看造型和成色这应当是件唐时的古物,而且玉质冰凉滑润,保存完好毫无沁色,可见并非是坟里的随葬品。
白客乐得不行,赶紧找红绳穿了坠子,戴到脖子上。
本煜忍不住开口:“我说你能不能别不管什么东西都往身上戴,玉这种东西邪得很,小心中招。”
白客笑得龇牙咧嘴,“你少吓唬我,这块玉干净得很,绝对不会有问题的。”见本煜正将刚收到的货小心地往箱子里装,他又腆着脸凑过去,道:“看样子昆讼山的好东西不少啊,要不咱也••••••”
“活腻歪了吧,谁闲得没事去那破地方挖泥!”本煜忙打断他皱着眉头道:“我就知道你非得动你那点不老实的心思,不过我得跟你说清楚,你回来的晚没听见,这几件东西是他们在山谷外围的乱葬坑里捡来的,听说老孔往深处去的几个伙计可是一个都没回来。”
白客闻言吃了一惊,“这么凶险?那片山区我去过的,从风水上来讲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实在不像是个凶穴啊。”
本煜耸了耸肩,“本来我也觉得奇怪,但想到震出来的那个乱葬坑,却也有了些猜测。”
白客忙问:“什么猜测?”
“老孔发现的那个坑位置不当不中的,他总觉着那道裂缝周围的乱葬坑并不止这一处,要真如他所想,恐怕是有人用这死人坑子在那里摆了什么阵法。”
“诶呦卧槽,没想到您老还懂阵法?失敬失敬!”白客假模假式地冲他鞠了一躬,本煜无语,从包里掏出张信用卡扔给他,道:“接着!上次在丁目镇赚的那笔钱都在这了,你先拿去花,别再寻思那条阎王沟啦。”白来的钱不拿白不拿,白客接了信用卡,屁颠屁颠地走了,本煜看着他的背影觉得好笑又好气,可他却不知白客想要一探山谷的兴趣反而更加浓厚。
这一夜,白客睡得很不安稳,朦朦胧胧间仿佛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呢喃轻叹:“元芳••••••元芳••••••”
“谁?”白客竭力将眼睛睁开一条细缝,恍惚间似乎有个高大的身影立在他的床边,长而散乱的头发掩去了他的面容,只一双眼睛澄亮如星,看得分明。
“元芳,我终于找到你了。”那人喃喃地说着,伸手抚上白客胸口的玉坠,“你困住我几百年,仅剩下这一缕魂魄流落在外,饶是如此,我仍是寻到了你。”
元芳是谁?是我吗?白客迷迷糊糊地看着他俯下身来,细细地摩挲着他的脸颊,眼神似是依恋似是怀念。
“你是什么人?”白客恍惚问道。
那人怔住,“你竟不认得我么?”他失落道,白客看到他这个样子突然有些难过,刚想开口安慰,却见他突然仰天大笑,眼中的柔情蜜意瞬间消散一空,取而代之的竟是铺天盖地的憎恨,“你竟忘了我!”他的手突然向上,狠狠掐住白客的咽喉!
“不要啊!”白客惊叫一声从噩梦中醒来,窗外早已经大亮。
“梦吗?”他喘息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窒息的痛苦仍在,喉咙被掐住的感觉如此真实。那男人是谁?为什么要杀我?白客深陷进疑惑与恐惧,丝毫没有注意到胸前的玉佩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

评论(2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