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爱客酒会】民国津门录(6)

“秦欢!!”子墨一声气沉丹田的“狮子吼”外加一记力拔山河的“还魂掌”震碎了秦欢的梦境。
“呃……怎么了……”秦欢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子墨又擦着头皮,不轻不重给他一巴掌,“放着两个大美女在眼前,你竟然还能睡着,装什么得道高僧呢!”
“抱歉,”秦欢揉了揉眼睛,露出一个茫然的微笑。对面的俩姑娘都忍不住一哆嗦,卖萌犯规啊大兄弟!十三姨心道。
“子墨唠完了?”秦朗问道,“是不是到我了?”
十三姨连忙点头,微笑着开始提问,“我听说秦欢先生从前是专业的京剧演员出身,因为什么原因放弃本行转而从事舞台剧演出呢?”
秦欢端起面前的清茶抿了一口,缓缓道:“去年年末唱堂会的时候我认识了子墨,他给我看了他的剧本,故事很感人,而我又乐于接受新兴事物,所以就开始接触舞台剧这个新领域。其实也算不上放弃自己的老本行,现在也偶尔会有人请我去唱两场堂会,过过戏瘾。”
十三姨又问道:“不知道秦先生平日里除了表演还有没有其他的兴趣爱好与您的戏迷们分享呢?”
秦欢淡淡地笑了笑,“我这个人不爱热闹,是有空,就自己在家听听曲子读读杂志。”
十三姨忙问:“那秦先生平时都读哪些杂志呢?来推荐一下吧。”
十三姨“很多啊,比如说贵报《津门小报王》就是很好的选择,我是你们的忠实读者呢。”
“哦?”十三姨很惊喜的样子,忽然又问:“那秦先生是否看过前几天岳府满门案的报道?”
秦欢神色不变,仍是微微笑着点头,“看过,印象很深,如此血腥的惨案真是闻所未闻。”
子墨插嘴道:“这案子我也晓得,虽然发生在北平,可是离着天津卫也没多远,也不知警方何时能够捉住凶手,令咱们这些小老百姓安心啊。”
十三姨摇头叹息道:“只怕没那么容易破案,案发地位置有些偏僻,案发当天是岳家小孙少爷的生日,府里请了班子在院里搭台子唱戏,有好几个闲汉就蹲在院墙外边蹭听,听了半天却觉得很是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黄小妹好奇道。
十三姨又道:“那院子里边锣鼓喧天热闹得紧,然而吹、拉、弹都齐备了,却独独缺了个唱!那几个闲汉听了近半个小时,仍是只听到配乐的声音,正诧异间,乐声突然戛然而止,几个面面相觑,却远远看见一个人提着把长剑岳家大门出来……”
黄小妹惊呼道:“啊!这人难不成就是凶手?这么说来有目击证人的呀,破案不是手到擒来吗?”
十三姨道:“可是因为隔得太远,那几个闲汉只看到那人穿了一身红衣,连是男是女都没看明白。”
“想来那凶手是随着戏班子进了岳家,借着鼓乐声掩盖了屠杀时的混乱吧?”子墨煞有介事的推理。“而且听说岳家也算是豪门大户,要屠干净也得是团伙作案才行。”
“那戏班子十几人也全被抹了脖子。”十三姨补充,“有警方的朋友透露,几乎所有被害人都是一剑封喉!经过法医检测,凶器是同一柄长剑。所以戏班顶多也就是个掩护,用完了就被凶手灭口。”
黄小妹惊道:“若真如此,这凶手的武功只怕比我师哥还要厉害呢!”
“哎呀,那也太吓人了!”子墨嗔道,“人家现在觉得好没有安全感啊!”他一手拍着胸口一手圈住秦欢的胳膊。
秦欢安慰地拍了拍他的手,并趁机把胳膊拽了出来。
黄小妹嫌弃地白了子墨一眼,突然又疑惑地嘟囔:“诶?灭门惨案、红衣执剑的杀手……有种莫名的熟悉?”
十三姨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她
直视秦欢,问道:“秦先生觉着呢?”
秦欢笑而不语,反倒是子墨慢慢变了脸色,尴尬道:“这……这跟我们的舞台剧剧情似乎很像呐。”
十三姨道:“没错,要说这只是个巧合的话,未免也太……”
“十三姨难道怀疑秦某是凶手吗?”秦欢笑道,“虽然我确实会点拳脚,但也只是勉强与黄小妹打个平手,却万万达不到凭借一人之力屠灭满门的水平。”
十三姨道:“秦先生误会了,我怎么会怀疑您呢?我是猜想,这个凶手会不会是您的铁杆戏迷罢了。”
“哈哈哈,十三姨这个推论有趣极了,说不定您比我更适合当编剧呢。”子墨连忙将话题岔开去。
采访结束后,十三姨与三人道别,独自打黄包车回到了宝芝林。
胖胖的警官方世玉正在正厅里来来回回踱步,早已等得不耐烦,见她进来,忙迎过来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问出什么线索?”
十三姨将采访的过程一字不漏地与他说了,方世玉皱眉道:“这演员听起来似乎是个很文雅和本分的人,难道真的是巧合吗?”
十三姨摇摇头,道:“我觉得这人并不简单,当我说起岳家灭门案的时候,别的人都或多或少有些恐惧的严肃神情,而秦欢却依然是一副笑眯眯的表情,如果他不是天生冷酷变态,就一定是对这个话题早有预料,有意做出不关心的平静态度。”
方世玉瞪大了眼睛,“那我现在就去把他抓进警局好好审问!”
十三姨嘴角抽搐起来,“你傻的吗?没凭没据怎么抓人?秦欢他可是天津文艺圈的红人,他戏迷的口水就能把你淹死!”
方世玉为难道:“那……那可怎么是好呢?”
十三姨想了想,道:“凶犯将岳家灭门肯定是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你们警局不也正从这个角度进行调查吗?我建议你顺便查一查秦欢与岳家是否有什么关联。”
方世玉点头称是,飞跑去调查。十三姨走进内院厢房,黄飞鸿大夫正在里间照顾一位重伤病人,见她进来,便问道:“老方走了吗?你俩最近调查什么呢?还不肯告诉我,说不定我能帮你们分析分析呢?”
十三姨摆了摆手,道:“这不关你的事,你现在的任务就是让这个人赶紧醒过来。”她指的是病床上躺着的伤员。
这人的胸前、腹部和左腿都绑着厚厚的绷带,隐约可见绷带下隐隐约约的暗红色。他的面色白得发青,显然是失血过多所导致,而更令人震惊的则是他双目紧闭的冷峻面容,高鼻薄唇,竟与狄仁爱如出一辙!
“放心吧,他死不了,顶多再睡个一两天就该醒了。”黄飞鸿道,“诶,有个问题我很疑惑……你是如何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个人并不是狄仁爱呢?”
十三姨自信地笑了,“因为他没有邀请我跳舞呀。”

评论(2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