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爱客酒会】民国津门录(2)(第八棒)

话说《大侠黄飞鸿》的故事明明发生在南京,我的题目为何是津门录呢?因为······我觉着顺口啊!皇城根和天津卫,说出来多有武侠的感觉,而且文章后面可能会涉及到抗日的内容,我不愿触碰金陵那段黑暗苦难的岁月······

今天更新的内容较少,因为下一章会用图片的形式发出来呢///v///······

-----------------------------------------------------------------------------

放开怀里红润诱人的美人儿,狄仁爱从衣帽架上拿下一顶礼帽扣在头上,挡住了上半边面容,却有意忽略了自己最有标志性的嘴唇和下巴。他坦然地拉开门走了出去,与等在门口的上官思聪擦肩而过,嘴角处挂着挑衅的笑容。

上官思聪在他身后惊讶道:“诶,你是谁啊?怎么在小欢的化妆间里?喂!”

“别叫了,”秦欢道,“那是我的一个戏迷。”

上官思聪挠着头走了进来,皱眉道:“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呢?好像是······对了,是那个旅长,好像是叫狄仁爱,我刚才还看到他那个女副官了。”话音刚落,他突然瞪大了眼睛,手颤抖着指向秦欢,道:“小欢,你······那个混蛋欺负你了?”

秦欢此时面色微红,衣服扣子只系住了一半,嘴唇水润润的又红又肿,再配上他习惯性的空洞眼神与无意识的委屈表情,怎么看都是一副良家妇男被恶霸凌辱过的景象。

秦欢冷着张脸将盘扣系好,云淡风轻地说道:“不必挂怀,秦某说到底只是个戏子罢了,在达官贵人的眼里,与窑姐儿、小官儿又有什么区别。”

上官思聪眼睛里瞬间蓄满了泪水,他冲过来紧紧攥住秦欢的双手,动情道:“我不许你这样看轻自己!你是我见过的最有才华的演员,不对,是表演艺术家!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我这就去找那个人渣,给你报仇!”说完,未及秦欢阻拦,他又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嘴里喊着:“恭、喜、发、财,去把狄仁爱那个人渣给我拦住!”

呵,真好骗,秦欢无奈地摇摇头,心里不由得生出些许怜悯。

“没想到这世上当真还有这般纯情的人,真是可惜。”子墨不知从哪里钻出来,靠在化妆间的门上捋着新烫的一脑袋大波浪,见秦欢毫无反应,又道:“哎呀,你要是对这人意思就别老吊着他了,也太可怜了。”

“怎么?你看上了?”秦欢问道。

子墨的脸一红,道:“瞎说,人家的审美才没有那么奇葩呢!我就是心肠软,看不得有纯情处男被你这个小妖精骗了心去。”

秦欢微笑道:“编剧大人,你要真这么好心肠,何不把我的角色编写得圆满一些?”

子墨一跺脚,委屈道:“哎呦,欢欢,你可错怪人家啦,时下的观众就好这种相爱相杀的虐恋戏,作为一名优秀的编剧,我当然要满足大多数人的喜好啊。”

秦欢不置可否地笑笑,子墨又道:“诶,对了,我是来告诉你,明天在天津酒店有个编剧加主演的专访,你可别迟到啊。”

“晓得。”秦欢应了。

为了避开总是驻守大门口的戏迷,秦欢从小侧门出了戏院。侧门外是条小巷子,他原本要拐几个弯走到大路上拦车,可走了没几步就发现前边停着辆空着的黄包车,车夫背对着他正系鞋带。

“这么偏僻的地方也有人拉活?”秦欢奇道,却不料那车夫突然站起转过头来,把秦欢骇出一身冷汗!那人个头甚是高大,清瘦的肩膀之上脖子粗长、眼若铜铃、口鼻奇长,呼吸间气吞山河······这真真切切毫无疑问是颗马的脑袋!

秦欢连退数步,紧张地环视四周,想看看这人是否还有一个长着牛头的同伴,那边马面却口吐人言:“先生,坐车吗?”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