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月河之夜(5)

天蒙蒙亮时,艾丽娅和詹德利便偷偷溜出村子,两人没敢走大路,挑了山中不常走的小道深一脚浅一脚地蹭。走了不久,两人发现了一个瘫倒在雪地里的男人,准确的说,是一个瘫倒在雪地里的死男人!

这人的身上伤口不少,浑身上下衣衫褴褛,艾丽娅看了看他脚印来的方向,怀疑这人是从城里逃出来的犯人,逃到这里的时候,终于因为力竭和失血咽了气。

艾丽娅被血腥气味激得一阵阵发恶心,詹德利正为难要不要帮这人收尸,寻着脚印找过来的德国兵就出现了,两人不敢耽搁,只能分头逃窜。

暴风雪后的森林是很危险的,洁白绵软的积雪填平了断崖深坑,一不留神就会陷进雪窝或是滚下山坡。

艾丽娅在几乎齐腰深的积雪中奋力跋涉,追杀的声音更近了些,回头已经能看到士兵们头顶钢盔的闪光,她咬紧牙关拼命向密林的深处逃去。

枪声骤然响起,子弹呼啸着从她的身畔飞过,艾丽娅左肩胛和右腿弯一阵剧痛,有什么东西穿透身体,暗红色的液体和碎肉从胸前喷射出去,将一地的积雪溅成恶心的暗红。

德国兵逐渐围拢过来,“Wer sie sind?”一个士兵边问边踢了她一脚,艾丽娅眼前发黑,早没了说话的力气。

士兵们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端起步枪抵住她的额头。

艾丽娅闭上眼睛,突然有些后悔自己落跑的行为,虽然不知道某些人在打什么主意,但跟某人吃晚饭总归比丧命要好些。

意外总是发生得猝不及防,艾丽娅没有等到射穿脑袋的子弹,却听到了一声恐怖的嘶吼声,身下的土地震颤着,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正狂奔而来!

“Um Hilfe!Gott!”士兵们一片惨叫,艾丽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睁不开眼睛,心里惊惧不已,但转念一想反正是要死了,管他呢。

在子弹呼啸声和喊叫声中,她的胸口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马上要去见上帝了,为什么还要我再多挨上一枪?她难过地想着,坠入了一片虚无的黑暗之中……

 ----------------------------------------------------------------------------

胸口的疼痛突如其来,她想要哭喊,却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睁开眼睛,刺目的灯光挂在头顶,她的身下是柔软的鹅绒垫子,但上身却赤裸着袒露在明亮的灯光下。

浅灰色的眸子向她看来,他手中的镊子上夹着一个沾血的弹头。

中尉将弹头扔进一个小搪瓷缸子,又拿起纱布开始为她包扎伤口,他的表情一如往常一般平静冷酷,但艾丽娅的脸却已因为羞耻而变得滚烫。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中尉终于收拾好了那个该死的伤口,用轻软厚实的被子将她的身体包裹了起来。

他救了我,艾丽娅眯着眼睛看他,脑子里像被勺子搅成了浆糊。他正用一块干净的毛巾擦拭她因为疼痛而渗出的汗水,对她的目光视而不见。不管他到底有什么企图,我都应该感谢他,可是这个想法带给她的痛苦竟远胜流血的伤口。

“谢谢你。”艾丽娅用尽了全身力气却只发出一个比呼吸还要轻的声音。

中尉停下手上的动作,默不作声地跟她对视了一会儿,然后伸出手阖上她的眼睛,附到她耳边小声说:“睡一会吧,你现在需要休息。”用艾丽娅从来没听过的最温柔的声音。

 那种清香而苦涩的气味再次向她袭来,一瞬间将她推入黑甜的梦境之中。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