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初六日 惊蛰。

一个男人来到这大漠边缘的酒肆。

老板在暗处看他自斟自饮,他端给男人的酒叫做醉生梦死,据说喝了以后可以把痛苦的记忆全部忘记。

醉倒的男人在梦中将红尘往事尽数重历,翌日,酒醒离去。

男人走后,老板纵火烧了那酒肆。

那男人远远望着一人一骑在火光中西行而去,少顷,自缓步向东,不复回。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