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月河之夜(4)[本章开始变第三人称]

直到艾丽娅扶着一瘸一拐的伙伴走出院门,被一双灰绿色的眼睛紧盯住的感觉仍然挥之不去,她回头看向书房的窗子,那里空无一人。
“圣母保佑,你们总算出来了。”修女握着她的手几乎要哭出来。“我的孩子,他们有没有欺负你啊?”
艾丽娅微笑着摇摇头,安慰她道:“放心吧,那个军官不过是跟我聊了会天。”
詹德利愤愤不平地嘟囔:“哼!平白无故为啥要跟个小姑娘聊天?我看他是没安好心!”
艾丽娅对他的质疑不置可否,虽然中尉那些过分亲密的举动令人反感,但她知道他真正感兴趣的并不是她本身。“我回来的时候在半路遇见他们,大概他认为我一个人赶路很可疑。”她应付道。
从修女的表情来看,她的担忧并没有减轻多少。“那个士兵不是说是要问你地形的事情吗?”她疑惑道。
艾丽娅这才想起那个士兵的话,一头雾水,无言以对。
“好了好了,先不管这些,”修女又道,“快回家吧,詹德利你也过来,我给你上点药,看天气今晚不会太好过。”她不安地说道。

正如修女所言,暴风雪随着最后一缕夕阳的消失呼啸而来,门窗在它的肆虐下发出可疑的木头开裂的声音。修女早早便上床休息,艾丽娅没有睡意,坐在壁炉前用木炭条涂抹一个男人的肖像。柔顺的短发、深邃的眼睛、高而直的鼻子、上薄下厚的嘴唇……她凭着记忆勾勒出中尉的轮廓。就外貌来说,中尉几乎是毫无瑕疵的,可恨这副完美的皮囊却长在一个侵略者的身上!艾丽娅突然有些愤慨,把本子摔到一边,打算上床睡觉了。
然而起身的一瞬间,院子里的某些声音钻进她的耳朵,是绵羊们惊慌的叫声。
艾丽娅飞快地裹上修女的毛围巾和厚棉衣,拉开门顶着风雪冲进院子里,发现羊圈被积雪压塌一个角落,露了个洞出来。好在最胖的那只绵羊牢牢地卡在了洞口处,挡住了其他羊越狱的脚步,但是雪地上赫然有一溜绵羊走过的痕迹消失在黑暗之中,看来已经有一个家伙逃跑了。痕迹在风雪中转眼间便会消失,艾丽娅顾不上那个被卡的严严实实的家伙,慌忙追了上去。
艾丽娅的眼睛天生比旁人灵光,除了视力超群还能在黑暗中隐约辨物,她追着蹄印跑了不知多久,终于在山坡的一块岩石后将她的逃犯缉拿归案。但是之后就有些棘手了,风雪已经将她来时的痕迹掩埋了七七八八,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
暴风雪越来越大,她只得拖着绵羊窝到岩石后避风,在这样下去不到天亮她跟它都会被雪埋住啦!正在焦急时,艾丽娅似乎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她忙探出头去,却见远远有摇晃的光芒越来越近,一个高大的、浑身是毛的古怪的东西举着手电筒正在向她靠近!
“那是什么······”艾丽娅呆住了,这个不是村长的那个大熊皮外套吗?难道修女发现她不见了,就去央求村长来找了吗?她来不及多想,奋力抱起绵羊迎着光跑了过去,隐隐有种熟悉而不安的感觉,这个场景似乎有些似曾相识。
村长头上戴着那个熊头兜帽,脸上被村长夫人织的大毛线围巾包得密不透风。他接过羊抱在怀里,引领着她往回走去。
终于把羊丢回了羊圈,村长挪动装柴火的箱子暂时挡住那个洞口。艾丽娅想给他泡杯热茶暖暖身子,没想到推门进家才发现修女戴了帽子、围巾,一副正打算要出门的架势。看到推门而入的艾丽娅,她尖叫道:“上帝啊,你这个丫头大半夜跑哪去了?我刚要去求村长找你呢!”
艾丽娅闻言一愣,困惑地转身看向村长,却见到那人解开裹得厚厚的围巾,露出一张年轻英俊的面孔!
上尉冲艾丽娅微微一笑,对不知所措的修女欠身行礼道:“今天上午与艾丽娅小姐的交谈很令人愉快,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明晚可以邀请她共进晚餐。”
他的声音温和有礼,但修女听得明白,这是个命令而非请求。于是中尉离开后她便开始帮艾丽娅收拾行李包裹,“这个人绝对没安好心!”她斩钉截铁地说道,“你先去拉卡克村詹德利的姑姑家躲几天,我估计雪天亮前会停,你去找他送你过去。”
“那你……”
“不用担心我,这里就我一个医生,他们不会为难我!”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