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夜来风雨声(2)

“你谁啊?”那人睡眼惺忪地问道,他一头乱发睡得像个鸟巢,身上绣着奇怪花纹的衬衫胸口敞开着,露出结实的胸膛和腹肌。
池夜来有些不好意思,忙撇开眼睛:“呃······你也是刚入学的新生吗?”
那人哼了一声,道:“我今年大四了!”
“啊?您是大四的学长啊!”池夜来有些惊讶,虽然光线暗淡看不清楚长相,但那人的声音很稚嫩,听起来就像是个少年,“学长为什么睡在画室里?”他问道。
“关你屁事!”学长突然大声喝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寝室?”
“哦,我的手机好像落在这里了。”池夜来赶忙解释。
“是这个么?”那人从兜里掏出一个包着小黄人手机壳的苹果晃了晃,随手向他扔过去。
池夜来赶忙向前跑了几步接住手机,感激道:“太谢谢学长您了。”靠近一看,他竟发现这个学长的五官长得十分精致秀气,池夜来一向对自己的长相很有自信,但自觉跟这个人比起来还是略逊了一筹。
看到池夜来死盯着自己的脸,那人觉得有些不自在,便斥道:“看什么呢你又?懂不懂礼貌两个字怎么写啊?”
池夜来赶忙收回目光,不好意思的笑了。那人尴尬地清清嗓子,又道:“你怎么还不回去啊?宿舍11点钟准时熄灯锁大门,你不知道啊?”
“啊?我还真不知道!”池夜来大惊失色,忙低头去看手机,只见上边显示的时间赫然已到11:02!“也不知道我现在回去能不能让宿管大妈给开下门。”他喃喃自语。
“没可能!”那人嗤笑道,“你是新生吧?新生都住在男寝B楼,那栋的宿管大妈从来不肯给晚归的学生开门。”
池夜来闻言痛苦地皱眉道:“那我只能去住宾馆了,也不知道身上带的钱够不够······”
“妄想!”那人又打断他,“咱学校的大门跟寝室同时落锁,你想出入的话会有保安记录学生证号,你就等着扣学分吧。”
池夜来一时间傻了眼,看着那人露出失望而无奈的表情,他每每露出这个表情周围的人都会有种心脏被击中的感觉,那个白血病校花就自称是被他这“小奶狗一般无辜”的表情撩到的,事实证明这个学长学长的承受能力和定力并不比校花强多少。
“我是做作业忘了时间,只能在这里留宿。”他突然解释了池夜来之前的问题,说罢拿起一匹衬布扔给池夜来,又道:“我看你今天晚上也只能在这里打地铺了。”
池夜来抱着布呆呆地看着学长翻身背对着他躺下,小声问道:“我······我睡哪里啊学长?”
 “随便。”
画室里除了中央的这个台子外便没有其他可以容身之地,池夜来转了一圈之后还是回到静物台前,可怜兮兮地央求道:“学长,我能不能跟你挤一挤?”学长安静的一动不动,就在池夜来决定睡地板的时候,学长突然向前蠕动了两下,给他腾出了一块地方。
“谢谢学长!”池夜来开心地抖开衬布躺下,这台子是个边长不到一米五的正方形,两个人并排躺下免不了相互擦碰,教室里有些闷热,但他觉得学长身上凉凉的,挤在一起不但不觉得燥热反而十分舒服。可能是因为太舒服了,原本没有多少睡意的池夜来,在逐渐侵占神经系统的酒精的作用下慢慢地睡了过去。
凌晨三点多钟的时候下起了雨,水滴落在天窗上发出“砰砰”的声音,池夜来在睡梦中晓得那是雨滴,便放纵自己继续睡下去。然而十分钟后他不得不清醒过来,因为他感觉到身边的人正在瑟瑟发抖!
“学长,你怎么了?”他赶忙起身去扳对方的肩膀,却惊讶地发现学长双目紧闭,看得出他在拼命忍耐但仍有液体不停地从眼角渗出,他不停地大口喘着粗气,如同一尾将要窒息的鱼。
“雨水恐惧症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不许告诉别人这件事!”
雨水恐惧症?池夜来愣了一下子,这是什么毛病?虽然他知道有些人害怕打雷闪电,可是抬头看看窗外,雨势虽大却也并没有雷声闪电,不过学长这样也实在不像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啊。无奈之下池夜来只好俯下身紧紧搂住学长,期望他能不再发抖。
“干什么你?”学长吃惊地问道,因为受到惊吓喘气得声音更加剧烈。
“睡吧睡吧,”池夜来像是母亲哄劝婴儿一般轻拍着学长的胳膊,“我在这里陪着你呢,不要害怕啊。”
虽然觉得有些尴尬,但这招的效果还算不错,学长的哆嗦逐渐变小,但直到雨停才彻底安静下来睡了过去。池夜来这才松了一口气,不待收回圈住怀中人的手臂,便搂着他沉沉睡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