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月河之夜(3)

“女孩很勇敢,”中尉微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但不明智。”他补充道,随即放开我,向后退开几步。
鼻中苦涩的清香散去,紧张的感觉重新回到我的四肢百骸,我有种想夺路而逃的冲动,但中尉就站在我与门之间,手指微微张开向我伸过来,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我的感觉相当不好,中尉的眼神没有焦距,脸上的表情分不清是惊喜还是玩味,仿佛他看的并不是我,而是某种附着在我身体上的东西,这样的感觉让我再次毛骨悚然。我发现自己从心底里畏惧这个德国人,这让我感到羞耻。
正在我俩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声,一个响亮的大嗓门愤怒地喊着:“艾丽娅!你们要对她做什么?艾丽娅在哪里?放她出来!”
我大惊失色,先于中尉冲到窗前,探头向外看去。院子乱作一团,几名士兵合力扭住正在怒吼的健壮少年,将他压倒在地。一名嘴角有血的士兵用德语咒骂着,端起步枪对准了少年的脑袋!
“不要!”我叫起来,那少年是马琳娜婆婆的孙子詹德力,我打小最好的朋友。
“Hör auf!”中尉向窗外大声道,端枪的士兵不忿的走到一边,压在詹德力身上的几个人却完全不敢放松。詹德力费力地抬起头,看到我与中尉并肩站在窗后,大喊:“艾丽娅,你还好吗?”
“我没事!”我喊道,“他是我的朋友,只是个铁匠铺的学徒,”我对中尉说道,“请放他离开。”
中尉微微颔首,“带他离开吧。”他说。
“我也可以离开了?”我惊喜地问道。
“当然,”中尉笑了,他伸手抚过我的脸颊,顺着脖颈花落,最终停留在我的挂坠盒子上。我僵硬地挺立着,不晓得他又要做什么,然后我听到他说:“我们明天见。”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