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夜来风雨声(序)

6:30,生物钟敬业地戳醒了主人闫风同学,后者坐起呆愣了半分钟,又倒头睡了过去。
7:30,新买来的闹钟响起,闫风飞身而起冲向门厅,把耳朵贴在门上屏气凝神。
7:32,隔壁响起开关门的声音,轻快的脚步声从闫风的门外经过,消失在过道尽头的楼梯间。闫风露出一个满意加得意的表情,愉快地哼着小曲儿进了浴室。
8:19,套上被自己刻意剪过做旧的牛仔裤,闫风从衣柜里拿出前几日刚完工的黑色衬衫,衣服的下摆长至膝盖,不规则的剪裁新颖而风趣,领口则设计成中国式高领盘扣。他的设计一向坚持加入中国风元素,这几乎成了他的作品标签。
闫风在穿衣镜前欣赏着自己的作品,颇有些沾沾自喜。换上已经垫了内增高的运动鞋,自信满满地准备出门,然而视线突然被镜中自己的刘海吸引。闫风长了一张娃娃脸,带着湿气的刘海服帖地盖住额头,使对于男生来说过分精致的五官越发显得单纯无辜,堪称呆萌。
闫风慌忙拿起发蜡把刘海向后拢起,露出额头后的脸看起来成熟了不少。圆眼睛故作阴险地眯了眯,纤薄的唇角轻佻地弯起,呆萌的表情一扫而光。这才是F大学生会二当家应有的形象嘛,闫风满意地点点头,抱起昨晚熬了半宿赶画出来的图纸出门了。
这栋公寓到学校只需要十分钟路程,不过由于自己刻意磨蹭了这半天时间,闫风只能飞快地跑下楼梯,正在一楼大厅打扫的吴阿姨乐呵呵地跟他打招呼:“小海上学去啊?怎么没跟小池一起走呀?”
闫风笑脚下一个趔趄,勉强笑道:“吴阿姨,我跟那个小子并不是很熟。”话音未落,他突然感觉脑瓜顶发麻,抬头就见“不是很熟”的那个人正在大门口背着手冲自己笑呢!
靠!自己千方百计磨蹭了半个多小时都躲不过去!本来打算目不斜视地从这小子身边过去,却不料对方在擦身而过的瞬间抢过了他怀里的图纸!
“池夜来,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闫风大惊失色,伸手便要去夺,这可是今天老钱要检查的作业,要是被这小子毁了闫风非得挂科不可!
池夜来一手将图纸举过头顶,微笑道:“前辈,让我帮你拿着吧,绝对不会给你弄坏的。”
两个可爱的女高中生从他们身边走过,看到他俩打闹的样子痴痴笑着,闫风无比郁闷地收回手,对方模特般的身高让他感觉十分挫败,“用不着你帮忙,拿来,我不喜欢走路时空着手!”闫风恼火道。
“那给您这个。”池夜来边说边把另一只手从身后拿出来,手里提着一个纸袋子。闫风疑惑地接过来,看到里边装着一包三明治、两个苹果和一盒高钙纯牛奶。
“前辈今天出门这么晚可能赶不及去食堂吃早饭了,”池夜来笑得很开心,眼睛清澈明亮,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这是我刚从便利店买来的,三明治是你喜欢的鸡肉馅,等你的时候我吃了一个,很好吃。”
闫风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虽然他对这个学弟狗皮膏药一样缠着自己的行为很是恼火,但鸡肉三明治是无辜的。
“走啦,走啦。”池夜来伸手圈住闫风的肩膀,拖着他往学校跑。“上课要迟到了。”
闫风被拖得连栽跟头,心里叫苦不迭,自己堂堂B大学生会副主席、大四学生中的典范人物,竟然对一个大一新生束手无策,真是太丢人现眼了!
“前辈您在想什么?”
“在想自己是怎么认识你这个烦人精的!”闫风恨恨道。
池夜来微微一笑,心道,那还真是说来话长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