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月河之夜》2


我有些虚脱地回到“巨人的盘子”,这些德国鬼子难不成也要去月河乡?我心里忐忑起来,但转念一想,月河乡毕竟只是群山中一个闭塞的小村子罢了,应该什么值得他们光顾的吧?

 

然而车辙印子一直陪着我进了村。

 

他们似乎征用了村长的大院子作为驻扎地,卡车跟吉普车并排停在院门口,我家住在村长的隔壁,我不得不从他家门口路过。德国兵们在院子里站得整整齐齐听一个下级军官模样的人训话,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也没发现那个路上遇到的军官的身影。走进自家院子时我发现羊圈的栅栏有些松动,便蹲下来检查了一下,再起身的时候赫然看到村长家二楼书房的窗后,军官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仿佛一桶带着冰块的冷水兜头浇下来,我被他的目光冻得动弹不得。片刻后,他的视线从我身上移开,投向不远处白雪皑皑的群山,我如获大赦般冲进家门。

 

推门进家的时候修女正在收拾行装,看到我突然出现后似乎松了口气。“艾丽娅,我正要去镇上找你呢!”她慌慌张张地抱住我,身上满是药草的味道,我忍不住打了个大喷嚏。“咱们村来德国鬼子了,镇上是不是也······”

 

“我们老板躲老家去了,给我们放大假。”我无奈地耸了耸肩,一想到刚才军官刚才的眼神,脊背上仍是忍不住发寒。

 

可是还没等我喘过气来,那个半路上冲我喊过话的士兵竟找上了门!

 

“艾丽娅小姐,中尉请您过去。”他笔直地堵在我家门口,背着枪。修女双手死死地攥住我的胳膊,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一副要跟这个士兵拼命的神情。

 

士兵似乎被修女的表情吓找了,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又道:“听村长说艾丽娅小姐对雪山中的地形十分熟悉,所以中尉想请教您一些问题,用不了多长时间。”

 

我在心里把村长家祖坟里的所有名字问候了一遍,然后垂头丧气地跟着他进了隔壁。院子里的士兵们已经解散,吉普车司机认出了我,扭头对身边的人说了些什么,听到的人都大笑起来。

 

进了房子里,士兵直接领着我向楼梯走去,村长从客厅里伸出脑袋,看着我面露羞愧。我没心情看他,但他身后墙上的一件熊皮大衣却在我的余光中一闪而过,让我一下子想起了昨晚的梦境,让我恍惚又跌回到那个白雪纷飞的世界中······

 

士兵将我带到二楼的书房门前便转身离开,留我一人站在门口踌躇着抬不动脚。村长的书房是我儿时最喜欢的地方,这里有一个超大的石砌壁炉,柔软温暖的羊毛地毯,以及两个占了整面墙壁的雕花书架,架子上面各式各样的旧书挤得满满当当,戏剧诗歌、生物科学、神话传说、炼金术······这里面无所不包,我确信村长本人从来没进行过阅读这项活动,但是他的家族藏书却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无尽的快乐。

 

中尉正背对着我坐在桌前翻阅书籍,他脱下了厚重的军大衣、外套,白衬衫的袖子挽到了胳膊肘,看起来十分随性,跟早晨遇到时很不一样。

 

半分钟后,他察觉了我。

 

“女孩请进吧。”中尉将书放下,起身走到壁炉前添加木炭并示意我坐到壁炉前的沙发上。我走过去坐下,心里的忐忑正一点点加深,他越是看起来温和有礼,我越是觉得他心怀不轨。中尉双手插在裤口袋里,低头看着炉内烧得正旺的炭火,半晌没有说话,但我清楚地意识到他的余光丝毫没有放过我。

 

“女孩几岁了?”中尉终于开口,并且将视线向我移过来。

 

“大概是15岁。”

 

“大概?”

 

“其实我是······”我本来想告诉他自己是被修女捡回来的孤儿,可中尉突然的一个动作把我吓了一跳。他弯腰将脸凑到我面前,一双灰色的眼睛就在离我不足二十厘米的地方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你······你干什么?”我条件反射地想要往后缩。

 

他突然伸手扶住我的后脑勺,微微笑着:“女孩只要老实回答某人的问题就会绝对安全,明白吗?”

 

一股寒气由内而外地摄住了我,别说往后缩了,我甚至连眼珠子都动不了,只能像绵羊一样恭顺地点头。

 

中尉微微笑了一笑,继续问道:“这么说女孩是个孤儿?”

 

“是的。”

 

“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是的。”

 

“那女孩就没有想过去寻找自己的父母?”

 

“当然想,可我是玛琳娜奶奶从月河把我捞出来的,父母唯一留给我的就只有······”我的手下意识地捂上胸口,透过布料,项链盒子坚硬的金属质感似乎让我重新感受到一丝热量。

 

“是什么?”中尉竟将手伸进我的领口,牵着项链拉出了那个小金属盒子,为了看清楚他把脑袋又凑近了些。“很精致,看设计和工艺应该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这可是价格连城的古董,一个孤女为什么会有这么贵重的东西?”

 

我想起来自己应该往后缩来着。“这是我父母唯一留下的东西了,我被发现时就戴在我的脖子上了”我边说边把上身向后仰,试图跟他将距离拉远一些,但项链盒子被他紧紧地攥在手中。

 

“艾丽娅······”中尉用拇指摩挲着刻在盒子背面的几个字母。“这看起来像是空心的,里边装了什么东西吗?”

 

“没有,我打不开它,接缝的地方被焊的很死。”

 

中尉眉毛微皱盯住盒子的接缝,仿佛想把它烧出个洞来似的,我并不介意他研究我的饰品,可是这个尴尬的距离实在让人很不舒服,我尽量把脖子往右拧,用余光找到了他刚才在看的书,那是一本书脊被磨得很旧的古书——《雪人的足迹》。没想到德国鬼子也喜欢看神话故事,我忍不住腹诽。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之久,他终于将视线从盒子上移开,缓缓向上与我的视线交汇。“······为何女孩的眼睛里丝毫不见怯意?”他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我突然闻到一股清香而苦涩的味道,像是邢老板店里某种茶叶的气味,而我一直紧绷的神经竟在闻到这个味道的瞬间放松下来······

 

我说:“某人看起来并不可怕。”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