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原创】民国推理小说《古镇岁月》(1)

午夜过后,闷了许久的天空终于砸下了雨点儿,伴着成宿的电闪雷鸣闹得不亦乐乎。霹雳和闷雷的声响仿佛近在咫尺,青青整夜听着雨点噼里啪啦地砸窗户,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待到雨声间歇已是第二日凌晨。

“算了,中午再睡吧。”青青嘟囔着揉了揉眼睛,爬起来穿衣洗漱。二太太每天都准时起床吃早点,青青得天不亮就熬好稀粥,放凉了再端出来,只因二太太有个只吃冷食的习惯,连寒冬腊月也不例外。说起来这个二太太也着实是个怪人,长得跟佛堂里的观音像一样好看,可是一天到晚冷冰冰的不爱搭理人。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性子太不讨人喜欢,白老爷对二太太很是疏远的样子,一个月也不见得来二太太住的“鹂园”一回。

主子不受宠下人的地位就好不到哪里去,青青作为鹂园里唯一的使唤丫头,平时也是没少受其他房下人的奚落,不过二太太不会随意使唤下人,对她态度也算和善,青青是个实在姑娘,主子越是宽松自己干活便越是勤快,即便“鹂园”的小小庭院里只有她一个下人,却也是到处干干净净、井井有条。

正在青青搅着锅里白粥的功夫,一只长着金银双瞳的半大白猫偷溜进厨房,勾着她的裤脚“喵呜,喵呜”地叫起来,青青从灶台上的陶罐里摸出一条小鱼干递过去,白猫啊呜一口叼过去大嚼起来。青青笑眯眯地看着它心满意足地舔着爪子,一时兴起抱起来一通揉搓,可能是沾到院子里雨水的关系,猫毛湿湿的一摸一手的水,白猫不堪“受此大辱”,四爪并用地逃离了她的魔爪,顺便在她刚换的白围裙上踩了几个小爪印。

“诶?什么东西?”青青捋了捋被踩的围裙,发现湿印子上还隐隐约约有几块浅粉色的印迹,“这家伙又在哪里踩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啦?”青青无奈地叹了口气,又得再洗一遍了,二太太可是最喜欢干净的。

白猫在厨房门口停住脚,回头瞅了半天不见青青追出来,似乎有些无奈地垂了脑袋,一摇三晃地穿过挂着“鹂园”匾额的雕花拱门进了后院,先蹲在石砌的养鱼池边跟一条红胖的大鲤鱼大眼瞪小眼地淫笑了半晌,又扭头瞅了瞅花园尽头那栋朱红色的两层绣楼,雕花的大门虚掩着,暗黑的门缝里散发出一丝异样的腥甜。白猫瞅了好一会儿,突然人模人样地叹了口气,一路小跑奔过去,一扭小蛮腰从门缝里蹭了进去。一个穿着嫩黄色秀禾的妇人面朝里躺在离门口不过两步的地板上,一头秀发披散着挡住了面容,她的衣裙上绣满了振翅飞翔的黄鹂鸟,而她的身下却是一大滩已经凝固许久的暗红色,红得发黑。

白猫绕着那妇人走了几圈,冲着她的脸小声地“喵喵”叫着,仿佛想要把她唤醒一般,但是妇人躺在那里似乎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白猫叫了一会儿便没了耐心,扭头又跑了出去,路过房檐下的时候一脚踩进了积了一夜的雨水里,爪子上沾到的暗红被水一冲,就变成了淡淡的粉色。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