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method】渊

离开医院后,宰夏一直在思考英佑的话是认真还是敷衍之词,他会如何让自己了解他?直到第二天清晨,宰夏晨跑归来,自家侦探社门口的花坛边正坐着某个穿着古怪花T恤的男孩。看到宰夏,他愉快地站起身来,微笑着轻声打了个招呼:“兄。”
“你在这做什么?”宰夏狐疑地问。
英佑掏出手机点了几下,举到宰夏眼前。“你在网上发布了招聘启事。”
“所以呢?”宰夏瞥了眼屏幕,依旧将视线专注到英佑弯弯的眉眼上。他的确在网络上发乐招聘启事,沉重的工作压力使他助手的位置时常出现空缺。
英佑笑得更加灿烂,“我来应聘。”他歪着脑袋舔了舔嘴唇,“不进去吗?为了来见哥我可是连早饭都没有吃,现在又渴又饿呢。”
宰夏充满疑虑地打量他许久,又神经质地环顾周围,英佑“嗤”的一声笑了出来,看向宰夏的眼神里多了些许促狭的意味。
“害怕我带了埋伏吗?”英佑笑道,“不会哦,我怎么会伤害哥呢?”
五分钟后,英佑终于坐进了侦探社柔软宽大的沙发里,充满好奇地环视四周。不得不说宰夏的品味相当高级,室内的装修风格厚重低调又不失奢华,他仔细端详茶几上一只青花纹的装饰花瓶,这应该是件太祖时期的古董,英佑在心里估量着它的价值,不论如何对一个侦探来说它都过于贵重了。
宰夏从厨房里端了个托盘出来,里面摆着一盘刚做好的烟肉三明治和一大杯热牛奶。“吃吧。”他把托盘摆到英佑面前,不耐烦道。
英佑拿起杯子抿了一口,大眼睛突然弯成了两条小月牙,他咂了咂嘴埋怨道:“怎么还加蜂蜜了呀,哥当我是小孩子吗?”虽抱怨着,嘴却不停,咕咚咕咚将牛奶喝了个底朝天。
宰夏不易察觉地弯了弯嘴角,问道:“你不是李律师的保镖吗?怎么想到要来我这里求职?”
英佑耸耸肩,道:“保镖只是兼职罢了,不用坐班的,只要他遭遇绑架之类的事情时出现一下就行了。”
“呀!你小子以为我这边的工作也是这么清闲的吗?”宰夏怒极反笑,顺手拿起桌上的大水晶烟灰缸,意意思思地想往英佑身上招呼。
“哎呀,怎么突然发起脾气来了••••••”英佑缩了缩脖子坐远了些,“为了来这里应聘我已经递过辞呈了,绝对不会影响工作的!”
宰夏放下烟灰缸,拿起一个靠垫继续比划,道:“你小子大学还没毕业吧?兵役也没有服过吧?不影响工作?说什么胡话呢?”
英佑忙道:“我功课很好的,教授答应过只要考试的时候到场就可以喽。”
“现在的大学都这么容易毕业的吗?什么样的教授会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英佑坏笑着搓了搓手指,小声道:“当然了,多少也给了些好处的。”
“果然是地道的有钱人啊。”宰夏嘟囔着,把靠垫冲着他的笑脸扔过去。
英佑一把接住靠垫,笑嘻嘻地问道:“这是决定收留我了吗?”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