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method】渊/第四章

负责问询的两位刑警并没有什么收获,闻讯赶来的李冬初有礼而强硬地向警方表示,英佑将不再接受警方任何形式的单独询问,如无切实证据,请不要再来骚扰他的当事人。
“喂!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当事人了?”英佑几乎是在用眼白瞅李冬初。
李冬初扶了扶眼镜,一身的意大利高定西装完全不见昨夜的悲催样子,他有些谄媚地从果篮里拿出只橙子双手奉上,道:“我的员工都是可以享受我本人法律援助服务的呦,虽然你只是兼职,但福利跟正式员工是一模一样的呦。”
英佑嫌弃地看看他手里的橙子,哼哼道:“哎呦,没眼力见的家伙,等我自己剥呢?”
李冬初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忙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一把造型别致的小折叠刀,仔仔细细地将橙子切开,重新递给英佑。
“我让Tony查了查那个李宰夏,”李冬初道,英佑咀嚼的动作不自觉顿了一下。“这家伙原本确实是警察,但零五年的时候应为某件案子的缘故受到处分,随后主动辞职自己开了家侦探事务所,不怎么接手白道的生意,反而在很多见不得光的领域口碑极佳。”
英佑疑惑道::“某件案子,指的是什么?”
李冬初耸了耸肩,道:“那是警方内部的保密资料,Tony再厉害也黑不进警察厅的系统去。”
“呀!狗崽子,跟谁耍心眼呢?”英佑怒视他道,“Tony要是只会敲键盘的话还能算是金牌调查员吗?”
李冬初脖子一缩,委屈道:“怎么随便冤枉人呢?调查是需要时间的呀,一有消息肯定会第一个通知你的。”
“啧,不给点颜色看看就嚣张的家伙。”英佑嘟囔着又拿起一块橙子。
英佑的脚腕伤得不轻,一般人至少得修养一个来月才能下地,不过似乎他的体质远超平,均水平,一个多星期就出院了。虽然不能奔跑跳跃,但已经不影响正常走路了。
来接他出院的是那个夜店DJ,他还有一个身份是李冬初律师事务所的金牌调查员Tony,小伙子今天没整那套鸡零狗碎的行头,一身潮牌捯饬得像是马上要上台打歌的爱豆。
“英佑哥,你看看这个。”Tony递给他姨太平板电脑,点开其中署名“李宰夏”的文件夹。“这是我这些天搜集到的所有信息,工作这么多年经手的都不是什么愉快的案子呢••••••啊,内心承受能力真是没的说,我都有点佩服这个叔叔了。”
英佑飞速翻看着资料,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半小时后,他把平板交换给Tony,道:“Tony啊,这些资料以后不要给别人看到,我想你也发现了,里边有两个案子••••••”
“跟英佑哥有关是吗?”Tony结果电脑,直接将文件夹彻底删除。“以哥哥的记忆力应该都记住了吧?”他笑着眨眨眼睛,英佑宠溺地揉揉他的脑袋。
护士给英佑准备了拐杖,却被英佑毅然决然地拒绝了。英佑撑着Tony的肩膀慢腾腾走进地下车库,却听到他在耳边小声道:“兄,右前方45度,那辆越野车是李宰夏侦探的呦。”
英佑同样耳语道:“那他的人呢?”
“我猜跟在咱们后边呢吧,不得不说这大叔的跟踪技术一流啊。”
-------------------------------------------
宰夏看到两人转进一辆大型商务车后面,宰夏知道那后边停的是Tony的跑车,他快步走回自己的车里,启动车子打算继续尾随二人。然而令他疑惑的是,那辆扎眼的粉色跑车虽然开了火,却停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双手臂突然从后座伸过来,圈住他的脖颈,“兄,实在等我吗?”英佑声音愉悦地问道。
宰夏吃了一惊,下意识便要反击,听到英佑出声后反而淡定了。“哎,真是机灵的小家伙。”他叹气道。
“兄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呢?被跟踪狂缠上这种事情真的让我很困扰啊。”英佑靠上前去,歪着身子想要看清宰夏的表情。
宰夏嗤笑一声,道:“说什么呢?还跟踪狂?你难道是拥有如此魅力的存在吗?”
英佑似乎很失望地“诶?”了一声,松开手臂坐回后座,“那您这是在做什么呢?”
“我自己也迷糊着呢,”宰夏烦躁地拍了下方向盘,车喇叭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你小子很可疑••••••很特殊的、熟悉又可疑的感觉。”他从后视镜看着英佑,眼神中带着些许疑惑:“你小子真的只是在骨灰堂见过我吗?”
英佑不吭声,他的脸隐匿在阴影中看不清表情,过了许久,他俯身向前,眉眼弯弯的笑脸从黑暗中浮现出来,“停止现在的行动吧,兄。”他附在宰夏耳边低声道,“会给无关的人造成困扰的,不要着急,我一定会给您一个了解我的机会。”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