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泽艺

【method】渊/第二章

“宰夏哥,”刀疤脸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我们大哥正在等您,这里让我们来处理就好。”
“哎,毛手毛脚的家伙们。”宰夏把英佑轻轻推开,“小子,那个房间里可没有你要找的什么李律师,不想被废掉就赶紧走吧。”
英佑没有说话,而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他,内涵丰富欲言又止,宰夏疑惑地挑挑眉毛,却听到刀疤脸沉声道:“宰夏哥,他打伤了我们的弟兄,不可能就让他这么走掉。”
宰夏的余光瞄了瞄地上躺着的男人,明显骨折了的鼻子像开了闸的水龙头似的往外淌血。
“下手真重啊。”他惋惜道,“焕啊,建议你先把底细摸清楚了再教训,不要给你大哥惹没必要的麻烦······咦?”
宰夏的话音未落,英佑突然撒腿狂奔,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找错房间了,“李冬初!南宫民!两个狗杂种,赶紧给我滚出来!”他边跑边嚎。
“英佑啊!”一声比他还要撕心裂肺的喊声与他遥相呼应,英佑闻声拐了个弯,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家伙向他狂奔而来,身后四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紧追不舍,正是英佑的老板兼青梅竹马的李冬初大律师!果然,英佑悔恨地想,刚才应该往左拐才对。
“英佑啊~你怎么才来啊?”李冬初哭嚎着,正想百米冲刺一头扎进英佑怀里,却惊见英佑出现的拐角处又杀出三个杀气腾腾的汉子,领头一个还脸带刀疤,明显比自己身后那四个更不好惹······李冬初跟高中生们同时刹住脚,半秒钟后又一齐转身沿来路飞奔而去,一眨眼逃得无影无踪。
“阿西吧!”英佑被李律师果断抛弃人与人之间最基本廉耻的一幕惊呆了,脚下速度略减,背后冷风忽起,随之而来的便是直击脖颈的一记手刀。
————————————————————————

温度在一点一点地变冷,英佑的脸贴在泥地上,感受着鼻腔中越来越浓重的湿意和土腥味儿,外面想必是在下雨吧?在这黑暗逼仄的地下室无法正确推算时间,但下雨时水分会通过土壤的空隙渗透进来,他可以通过它来推断室外的天气,然而阴冷而潮湿的气息也是疾病的导火索。
英佑不自觉地咳嗽了两声,轻微的动作却牵扯了下颌骨和肺部的伤口,疼痛随之而来,这种感觉他已经十分熟悉却仍旧难以适应。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他的嘴唇开合,发出几不可闻的呜咽。随便谁都可以,他想,救救我吧,我想要活下去。
“咔哒!”寂静的空间里响起门锁转动的声音,黑暗中出现一线光亮。
“里面有人吗?孩子们,你们在里面吗?”一个声音焦急地呼唤着。
在这里啊,我在这里啊!英佑想要大声叫喊,但是他发不出声音,似乎有谁的手正紧紧捂住他的嘴!
一声巨响将英佑从睡梦中猛然惊醒,他疑惑地眨了眨眼,梦境的阴影潮水般退去,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窄小房间的地板上,门窗紧闭,周围堆满了吸尘器、墩布等清洁用品,似乎是间杂物房。他听到屋外奔跑尖叫的声音乱成一团,英佑想要站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脚均被人用尼龙绳捆住,嘴巴也被胶带粘住,完全动弹不得!
又是一声可怖的爆炸声响,小屋的灯泡闪了两下后熄灭。未等英佑彻底搞清楚状况,他就惊恐地发现门缝外竟升腾起了火光!
完蛋了,难道我今天竟要命丧于此了吗?英佑奋力扭动手脚,在心里狂喊:“上帝、佛祖、玉皇大帝啊,谁派个消防员叔叔来救命啊!”
不知究竟是哪路神仙听到了他的祈祷,就在他被烟熏到几近昏厥时,房门突然被从外大力撞开,一个高大魁梧的人影冲了进来。
“小子,清醒一下!”那人一把撕掉他嘴上的胶带,摸出一把小刀挑断英佑手脚上的绳索。
英佑听出了他的声音,“你是······”
“少废话!”宰夏将他扯起来,“受伤了没有?能不能跑?”
英佑的右脚踝瞬间传来尖锐的疼痛,“操!脚腕好像骨折了!”
“啧,忍一忍。”宰夏扶着他挪到窗前,房间的窗户是一整块的玻璃,无法打开,宰夏抄起一把凳子,将玻璃砸了个稀烂。他探出头看了看,窗台离地面约摸五六米高,靠墙有一堆装得满满的大垃圾袋。
“抱住我的脖子。”宰夏道,未及英佑反应过来,宰夏已经弯腰把他抄起抱进怀里,跨上窗台!
英佑忙抱住他的脖子,只感觉身体突然悬空,耳边风声呼呼作响。一眨眼功夫,两人就摔进了厚实的垃圾堆里。

评论(1)

热度(19)